九州娱乐网

助你遇到那个更优秀的自己

公司荣获中国驰名商标

我这辈子永远忘怀不了下乡到生产建设兵团的第一次探假------
 
    我忘不了——1969年的7月24日,我从黑龙江省,鹤岗市,下乡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一团五营三十二连。
 
    我忘不了——我到兵团后,学的第一首歌是“我爱马场”;第二首歌是“我们的家乡在哪里”;第三首歌是“兵团是解放军的序列”。第三首歌的歌词至今我都基本记得:,“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们,你们的家乡在哪里?我的家乡在鹤岗,我的家乡在上海,我的家乡在北京,我的家乡在天津.我的家乡在哈尔滨.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要问我们共同的家乡在哪里,我们的家乡就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这是我们的第二故乡.我们为你歌唱!.这三首歌在每天有天天读之前必须唱的,原因之一是怕我们这帮小孩子想家。
 
    我忘不了——我们到连队的第二天,连队召开全连大会,大会上连里给我们规定了“三不许”:一、不许抽烟、喝酒;二、不许搞对象;三,在二年之内不许回家。就这样我们都在默默的等待探亲假的到来。二年的时间太长了------从17岁到连队,19岁时才能回家啊,想家想得天天哭,到了晚上宿舍里哭声一片。连长,指导员,副连长,他(她)们天天到宿舍来哄我们,给我们讲故事,劝说我们不要想家.既然来了就安心边疆干革命.扎根边疆,建设边疆。
 
    我忘不了——在我十九岁那年的有一天晚上:连里开全连大会,宣布第一次探家的6名人员名单,分别是2个上海的,2个天津的,2个鹤岗的。鹤岗的是我和一个男生兰东亭.会上宣布完后,战友们开锅了,谁不想回家啊,200多青年就批了我们6个,他们能不问为什么吗?连长讲,这几个同志,在我们连是表现出色.所以连里决定,他们第一批探家.我当时的心情别提多高兴了.但是一想又不高兴和一个男生多不方便哪,回到宿舍我们牧羊班的姐妹袁立华说,班长你注意点,他别在和你搞对象,她一说吓的我都不想回家了.还是大一点的心眼多,王云凤姐姐和我说没事的你少和他说话就行了.于是第2天我和兰战友踏上回家的路.从黑河到嫩江公路800里,一天就一趟车,我和兰战友就坐上了这趟车,我在车上记住王云凤大姐和我说的话,不与他说话。这车在孙吴县停车休息吃饭。在饭店里,他要了2碗面条,我说,我不吃,我晕车吃不了这一碗,他说没事,你吃不了我吃,哎呀妈呀!我想,他没安好心.这可怎么办,不理他,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面条吃了.我才不让你吃我剩的哪,现在一想多幼稚啊,那时候哪知道那是战友之间的感情啊!离家千里遥远,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吗?我一点也不懂事,傻瓜一个。火车快到鹤岗了,他说,我去你们家看看行吗?当时我一点也没给他面子,我说你别去我家,我妈有精神病,会吓坏你。他也没再说什么,我说,我们都是团员别超假,12天准时归队。我那时在连队是团组织委员,更不能超假了.我回家后和我爸爸说我和一个男战友一起回来的,他要来我们家,我没让他来。爸爸说,这你就不对了.你们一起回来的,来家看看是正常的啊,等他来了我招待他,没事的孩子。第11天那天他和他表弟来了,爸爸招待了他,给他做了好几个菜,他也没好意思吃,他来的原因是他的边防证找不到了,不能按时归队了。我表面上表现出没什么,心里想妈呀这怎么办哪,我一个人害怕啊,回来的时候,我们在嫩江得住一夜,第2天再买火车票,一人一个屋那个时候也没有人住宿,就是知青来回探家在这旅店住一夜,我当时说我害怕啊,他说,那怎么办哪,我们俩也不能在一个屋啊,黑夜里,就我一个人.我哭了,才19岁啊,从没离开过家,我恨连长了,为什么安排和他一起回来啊.他看我哭了,他和我同岁也不大啊,他说你睡吧,我在外边守候,就这样我的战友在外边为我站了一夜的岗啊,我心里感动了.转眼到第12天假期到了,我得归队了,爸爸把我送到火车上把我安排好.突然他过来了,他对我爸爸说边防证找到了.叔叔你放心吧我会把她照顾好的.就这样我们回到连队后再也没说过话,也没了联系。73年爸爸把我调到[鹤立河农场]在那里安了家,并生了一对儿女,后来爸爸又考虑到将来孩子的前途,又把我们俩调回了鹤岗.
 
    我忘不了——到了1997年,也就是说27年过去了我们战友才见面.我们二连战友聚会,我看到了和我一起回家的兰战友,他很激动的说,谢秋贵啊,你去哪了,我听说你调到鹤立河农场我费了很大的劲也调到那里在二分场,一打听你已经调回鹤岗了.你在哪里啊,我说我在四分场.我说我们无缘分啊.他也不怕战友笑话,说你信不信啊,你问一问三哥,三哥马上说是真的,还跟他妻子说了,他追我的历史和我在一起走过探亲假,到我家我爸爸给他做了8个菜他还不好意思吃------现在一想后悔死了.我听他说,我也不说话,心里想真的假的啊,瞎说.心里想,战友啊,对不起,我没看上你啊,你人很好,个子太小了,1.69.我1.70也不相配啊。战友相聚后他又到单位看望我一次,我招待了他.在饭店吃饭的时候,他说出了那次在兵团探亲假的内幕,那次探假原来名单上根本没有他,他和副指导员关系好,他在连队是木工,会做事,爱和领导溜须,他和副指导员说了情况,他争取到了和我一起回家的名额,想和我处朋友.坏蛋,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无言以对.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可悲啊一个人爱一个人是那么的痴情啊!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俩家和其他战友一样友好的相处.在2007年,他得了脑溢血14天才醒过来,我们战友天天都守在他的身边,他醒了看到了我在他的身边,他的眼睛里流出了泪花,我在心里默默祈祷,老天保佑让我的战友快好起来吧.一直到现在,已经卧床不起了.多好的一个人啊,我们战友家无论谁家的大事小事他都到场,他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我女儿结婚他帮助张罗,他还开玩笑和我丈夫说,是他的女儿.这就是一份纯洁战友情,他无私,伟大,他可能永远也看不我的这篇回忆,我把他记在我心里,谢谢你我亲爱的战友.祝福你早日康复吧,我会常去看你的......
 
       我忘不了,我们战友曾经在一起的岁月------!
 
发布日期:2017-04-27 1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