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娱乐网

助你遇到那个更优秀的自己

真正的爱是让他们在成长中强大

去年岁末,又有大员被收伏。位居权力中枢,虽位低点但权重。本不想关心政事,可唯独留意了此事,此公之权谋不亚于任何人,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导致他事业滑铁卢的正是他的儿子。若不是那场荒唐车祸,若不是为此而来的疯狂的欲盖弥彰,终于陷入被动置身于众目睽睽,继而授人以柄、受制于人,他会举足轻重甚至登峰造极的!
  
  当然人们会说这是报应,可在这块厚黑的界域,谁信报应?明明上帝说:若要让谁灭亡,必使其先疯狂。结果,爷俩都疯狂了……
  
  让我们把目光往前拉吧!
  
  唐朝名相狄仁杰,断案如神,这是他作狱审官的至高地位;劝说武则天还政于李唐,匡扶天下,终致大唐盛世,成就国史的最高荣誉,这是他做宰辅的至高地位。因此,武氏才没步王莽的后尘,获得了正史的肯定!
  
  应该说,犾仁杰于那个时代他是居功至伟的!瑕不掩瑜,命运却总爱开玩笑,他的儿子却最终成了罪臣。
  
  同样的,几百年后的包拯也如此。无论是断狱还是主政都一如当年狄公,他的侄子却也是走向了覆灭!不要忘记,他有叔嫂的恩义之债。
  
  据说狄仁杰有一同窗好友,两人选择了完全相反的路:一个致仕,一个逍遥。在狄仁杰处理朱笔杀人案之际,此友曾送他一句:“樵夫下海如何砍得柴回,渔夫上山如何捕得鱼归?”狄氏家族的轨迹,或许验证了逍遥翁的话。
  
  不过,他们能告慰自己的是:狄仁杰是在百年之后其子事发,包拯之侄没影响到自身的清名。回头再看去年此人,何止身败名裂,甚连自己也搭进去了……
  
  历朝都有名门望族败劣之事,可如此君者的确罕见。
  
  倘若你想拥抱皎月,就别再寻觅群星了,正是所谓的“古难全”!
  
  原来家族也适用“木桶理论”的“短板法则”——苦心积蓄终被泄漏一空。一枝独大,无暇兼顾旁枝。曾经的,我们都想以狄公们为楷模——辉煌立世,光耀门楣,恩荫子孙,可又有多少人逃不脱“三代论”的宿命!
  
  明太祖朱元璋,就其个人来讲也是史上杰出之一。鉴照前人警示后人,可他连子孙的事情都考虑好了,然后弥留之际扔下一句“祖制不可变”,愣是让整个大明帝国三百余年没迈出实质性的一步,就连其四子永乐大帝也未能突破!由此,他们所捆绑的中华帝国,自此落后于世界了……
  
  月亮吞噬了群星的光芒,子孙在恩荫下坐吃山空,其中的出格者也便当起了洪水猛兽。所以这几年“我爸是李刚”,“药家鑫案”,李双江之子,还有那些政商文娱界的二代糗事,不过是千年的延续……
  
  正因为人忙于自己的事业,忽略了自己做监护人的事业,而监护人却是不可随意替代的,并且还被套上时效的紧箍咒——过期作废!有句话说得好,父母是有期限性的。也像农民与田地,人误地一季,地误人一收。
  
  名相忏悔过,康熙面对皇子之乱也是懊悔没能多抽出时间照管太子……
  
  我们总是说“太忙”,以致于疲于奔命,焦头烂额!我们比宰相、皇帝、还有开头那位忙么?成绩是要做的,可是若忘了家内,以为别的地方别的人士可以代劳,那就大错特错了!其他的事可以依靠专家,唯独孩子的事你必须亲为!因为血缘之亲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我们是他们最初的依赖、信任、启蒙、模仿……别人种到他们心田,你不种不关心,迟早会令你感到事与愿违的……
  
  倘若再来个物极必反的,我们想控制孩子完全按自己的意愿或设计去成长的话,那又是过犹不及了。关在笼子的鸟是不能翱翔于天空的,扼杀他自己的本能,我们那是自私、武断——因为我们始终坚持自己是对的,我们始终站在施舍者的立场上要求孩子履行契约,而他们却只是个孩子!
  
  不要把孩子的学习当成他生活的全部哦!世界那么大,并不只有学校和家庭!不要凡事要与人比肩看齐,每人来到这世上都有自己的使命,若使命归于一同,这还算世界吗?当我们把孩子的目光聚在分数这个点上时,他的世界就变成了井,他也成了那蛙,我可以代表一些人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去作证!所幸,我是凭着悟性博取的分数,我还有余闲兼顾旁枝,只可惜明白得太迟!
  
  我对犹太人是敬重的,当我们津津乐道西方的育子观时,请不要武断地扣上“媚外”或罔顾国情的帽子,西方就是受犹太人的影响造就了今天,不只宗教,还有文化等等。
  
  人格独立,才能平等,才能自主,才能创造,才能有效沟通,才能和谐……放下身段,做孩子的朋友,不辜负他的信任去陪伴他,不限制他的自由去引导他,不违背许他的承诺去激励他,不让他过度疲惫透支他的热情,不用强势的种种与他沟通,用理智锻造他用愉悦感染他……监护,重在“护”,扶他一程,伴他成长。
  
  不要让他们弱小的心灵完全断绝与社会的交织。社会才是真正的大课堂,是所有人一生的课堂,甚至没有毕业证的课堂!西方的学之初是与人相处,即先学会做人,这本是社会学的范畴。人不只有个体性,更为重要的还有其社会性。所以,他们的孩子能在成人后具备一定自生能力,父母逐步切断经济依赖,那么他们还会有”三代”的宿命吗?
  
  我们的学校,与社会很隔绝,倘若在家庭里也是如此,未来让他在毕业后猝然进入社会,尴尬吗?在江湖上混,总要挨刀的,所以既然要面对挫折失败的刀,那就让他们尽早去体验吧,唯有如此才能增强他们在社会洪流中的免疫力!
  
  至于那些形形色色的“衙内”们,我懒得去说了,他们顶多是寄生虫,不做败类就不错了!社会发展中的生力军里,没有他们的名额。功利,本就是自私的,是有代价的!自私的惯性才造就自私的孩子……
  
  不要一心扑在外,也不要满心扑在孩子身上,人际之间是相互独立的,挤压会有恶果的。孩子自有自己的天性,看在还是孩子的份上,睿智地善待他们吧!因为,他们也是我们的产业!
  
  健全他们的身和心,是我们要帮助他们的首要使命。,否则我们会自食其果——啃老,不安宁,甚连我们也拉进去……
  
  做好我们的产业吧,只有这样才无愧天地,无愧祖孙,无愧自己…………
  
发布日期:2017-09-06 1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