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娱乐网

助你遇到那个更优秀的自己

和解是为了走出孤独与对立的困窘

世界一片喧哗。
  
  遥远的非洲之南巅有如此的一位黑人领袖,世界给予他的礼遇如此隆重——仅仅是被我们视为“好战”的“民主斗士”美国就去了三位现、前任总统!(我们姑且不论里面的政治企图)
  
  或许是他一生的悲情与贡献,或许是他人格力量的感召,他赢得了世界的敬仰。
  
  说到底,于国于民于世界,他诠释了和解的力量。
  
  奋争,和解,真相,忏悔,包容……在南非,避免了流血冲突。此后我们明白:世界上还有一种“解放”是可以不需要极端破坏力的战争行为的!
  
  和解针对的是矛盾,仇恨,误会,偏见……
  
  人就是这种动物——自私。看事物的态度首选自己的立场,若是再有点私利那就更是抱死不放,政治斗争就是其极端之一。所以,我们更应该记住那位南非的白人总统——德克勒克!作为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表,能割舍下,能站在国家与国民的全盘角度上放下身段做出时代的割舍或让步,的确堪称不朽!就像更早时候的拉宾与阿拉法特一样,他们都双双被授予了和平诺贝尔奖。只是可惜,不幸的拉宾未能逃脱极端势力的仇恨……
  
  当然,和解也是有着因缘际遇的,因人而异,因国而异。
  
  “一山难容二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2000多年了,这种丛林界的规则依然“珍存”在一座座阴暗的灵魂里。从古代的“和而不同”到今天的“和而不解”,我们还能收获什么?
  
  人喜欢拔高自己。没有人不喜欢高度,因为有了高度就有了俯瞰的气势。于是,一座座万仞孤峰彰显自己的冷峻。
  
  世上还有一些如水的人,他们向往宽广,以自己的博大胸怀去展现“有容乃大”的境地。他们的山上丛林茂密,花鸟虫兽风采多姿。
  
  商鞅只能遇到秦孝公才能展现历史性的贡献,魏征只有遇到李世民才能倾其治国之道,阿拉法特也只有与拉宾一起才能在民族和解的路上迈出实质性的一步,曼德拉与德克勒克携手才酣畅淋漓地实现了种族的和解共存。
  
  他们有自己的山阵,有自己生机盎然的天地。
  
  所以,他们是政治家的山巅,而绝非那些平庸之原的泛泛政客所能仰视——因为,政客只顾着埋头盘算那些小九九了……
  
  国家,民族,组织,团体的和解或许扯得太遥远,可是作为个人呢?
  
  爱人不和解就要冷战,乃至分道扬镳;长幼不和解,说好听了是代沟,说难听了就是不孝不慈;朋友不和解,反成仇人;上下不和解,各行其是;陌生人不和解,大打出手……
  
  不是你太冰冷,而是我不够火热。
  
  有时候,我们面对一个人会彻底地绝望:话不投机,熟视无睹,一次次的伤害“背叛”,一次次的不了了之,一次次的退缩疗伤……
  
  冲动是魔鬼。谁都知道。不知何时还会感念起曾经共存的回忆,更不知何时还有勇气去憧憬彼此的未来?
  
  终于有一天我们会明白,和解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正视已经存在的基础事实。
  
  最近主流媒体回顾当年的《开罗宣言》,其中提到了一节就是把香港划为自由港,我们才知道香港的定位那时候已经确立了,才想到香港已经有了众多的英国人了,所以英国人的利益也要考虑进去。
  
  同样的,却是相反的例子。英阿的马岛之战,战争进行到一定阶段,英国想与阿根廷和解,条件可以说是对等的,但是阿根廷的民粹最终选择了极端,结果战败了,马岛也没回来。
  
  道理很简单,“木已成舟”,正视现实是最大的现实。英人的投资,人员已经融入了这块土地,是割不掉的,是忽略不掉的。在当初封锁中国的年代,大多的门都已关闭了,香港的窗户却没关紧。香港今天的繁荣也映证了自由港的正确。
  
  同样的,南非也是如此。
  
  所以,缩微一下,就可以勾勒出人际之间彼此的和解路线。
  
  就算这世界没了别的真理,但这一条绝对是真理——不论是世界,还是人,都是一直在变化的。
  
  无视这些变化,很难和解,也只会在一片“人心变了”的哀叹中歇斯底里的绝望而去……
  
  往往的,我们对对方的期待是建立在当初的视觉定位上。于是,这些我们认为是再正常不过的要求到了对方那里或许就变成了苛求。有时候我们也会执着于冷冰冰的对错与恨仇上来,而绕过了温馨的珍惜与情爱。
  
  我们是否察觉了变化﹝包括对方的苦衷﹞,是否察觉了变化的溯源,是否察觉了自我放纵﹝包括自己的私利﹞,是否察觉了窒息的空间外还有明媚的阳光……
  
  我与爱人实现了和解。漫长的冷漠里,我们收获着冷静,收获着更深的理解,收获着自己心胸的拓展。因为我也看到了许多彼此因为自己的偏执而分手的事例。三国开头的分分合合论能避免最好,但总觉少了一份深刻。能拓展人生的,也就只有磨砺了,磨砺就是痛苦,或许珍珠的另一面就是痛苦。
  
  做山,不要只立自己的山头;行路,不要只走自己的路。否则,只会渐行渐远。
  
  不是你的心太冰冷,而是我的心不够火热。
  
  人就这样,没有绝对的强弱,就像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公平一样,别奢求绝对的对等。
  
  就像英国和阿根廷的强弱之别,就像南非黑白人的弱强之势,一味的排斥只能使得彼此受伤。能够不太委屈自己的时候就要容留一些,因为彼此的背后都有考量,比如拉宾倒在自家人的黑枪,背后的考量很沉重。弱者与强者和解,不要太纠结于过往的所失与悲情,与强者谋皮,是注定要为自己的落后付出一定代价的,因为强者自会带来其自身固有的某些先进的因素的,是剥夺不掉的。
  
  作为个人的彼此之间,如果关掉所有的过去和未来,仅仅是紧盯着眼前肯定是作茧自缚,自陷绝境的。
  
  不只是爱人,亲人朋友陌生人均是如此……
  
  当然,开头说过因人而异,人各有志,谁也左右不了自身之外的对方,凡事只是尽力勉为。不能挽留的某些人或事,就像是你无法挽留落花落叶一样——虽然事实不一样,感觉却是一样的,再说心灵是可以超脱的,境界是可以拔高的。送走了一些,自会迎来另一些的。
  
  该离去的总会离去的,哪怕是你的至亲,这是宿命。只不过是某些离去提前了,以至于我们没有丝毫的准备而已。
  
  和解,更多的是责任。
  
  心中装着民众,装着大局,曼德拉才走到了举世敬仰。同样,把责任与情爱装在心里,我们才能收获彼此的真正和谐与安宁。
  
  不要因为看到对方加给自己的桎梏就想把对方赶到心外的孤岛上去。
  
  大局,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因为大局不只是容量,还有对未来的考量。有时候为了大局,少不了忍辱负重。负重,就是负的那份责任,或许是有时候是我们自认为不应该负的责任。
  
  有定力的人,才不会飘荡,才会建立自己的责任心。
  
  当然和解也是一种能力,与智慧和耐力有关的能力。施展得下去,看得见一点一滴的收获。
  
  这点众所周知,无需多言。
  
  活在世上,没有人真的想要这种困窘。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容纳人生的劫波吧,化解它;建立自己的强大心理吧,因为——其实,山并不高,路并不长!
  
  尤其是对一生而言,我们还能错过多少呢……
  
发布日期:2017-09-06 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