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娱乐网

助你遇到那个更优秀的自己

国际大使访问济南达利分公司

 
    读肖许福的诗,一股淡淡而又浓浓的乡愁就像涓涓的溪流,从你眼前幻妙流淌。溪水,异草,跫音。给人的是清澈,是干净,是不知疲惫的漂徉。
 
是的,我把他诗歌里的“漂泊”由情感的复合而杜撰成了“漂徉”,有其惆怅,有其忧伤,又有其徘徊而坚辞而又柔情的徜徉。他是南方人,来到西北的,为爱,为了诗歌,一次生活的珍重跋涉。尽管他来西安已多年,但思乡的情节并未减。他在他的诗里曾这样描述“(《与心灵对话》)。诗人把自己比喻成“一团风滚草”,“任凭沙漠的风”吹。你或许没见过西北的风滚草,是怎样的场境?我是生活在大西北的,看到过苍茫的戈壁上,大风卷着蓬蓬草,无遮无拦地飞,像一只老鹰的盘桓,或固守或远影。想走多远就多远,与风搏击长空。也或许诗人一看到西北的风沙,就会想到自己家乡的青山绿水,也就会想到家乡的亲人及朋友“就像一团风滚草  漂泊/ 任凭沙漠的风/ 扬起无情的鞭子/ 抽打我的每一寸肌肤/ 痛不欲生的酒杯/ 斟满了麻醉/ 回忆已经风化  成石膏”,一想到亲人和朋友就会愁肠百转,愁肠百转只能用酒来解愁,殊不知,借酒消愁愁更愁,所以回忆就像是一根“无情的皮鞭抽打着每一寸肌肤”,回忆也就成了毫无生机的“石膏”。
 
在西北待得太久了,在时间的拍打下,诗人渐渐地爱上了这块黄土地。这里虽然有肆虐的沙尘,但也有残雪消融、春光顾盼的时光“秦岭深处的残雪消融/纠结成一股暖流/奔赴八百里平川/欢快的小鱼儿/在你心里游出诗句”(《溪 水》)。他的乡愁和记忆的疆域,正是他诗歌不可测度的力量,他在记忆中回到南方,在诗歌中回到现实。“春天呵/是伴随剪断脐带的阵痛/与开在脸上的喜悦——” (《溪 水》)这正是诗人乡愁最贴切的描述,诗人把异乡当故乡一样热爱,把异乡当故乡一样喜欢,就是这样在“故乡”和“异乡”之间疼并爱着,是“童年的野草莓”,是“一枚口衔幽香的太阳”,是“用疼来治愈疼痛”。
 
在他的诗歌里,有一种细碎的、闪烁着的光芒,就像是血液里的盐份,是可以盐析,是可以结晶,并在黑夜里发亮的;也像青花瓷,冰冷细腻而有自身的温度和地心的胎动。“从宋词的婉约中款款走来/历经火焰与深渊/我的手还感触到地心的胎动”(《青花瓷》)。
 
他的诗语言简洁,技艺精湛。就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可以是“绿色的火焰”,可以是“一汪清泉”也可以是“被春天一脚踹醒的冬眠”(《春天,在竹海》)。诗歌是什么,是“今生或来世/我在你的影子里反复跌倒……”(《我在你的影子里反复跌倒》)。是呀,谁没有跌倒过呢?跌倒再爬起来,继续前行,这就是诗歌的动力。他借助传统的认知与分寸,用自己独特的语言和风格,写出于别人不一样的诗歌。他探索着诗歌无穷的奥妙,让读者叹为观止。
 
对事物的描述,他不单一的用目光去观察,而是用耳朵去听,用心灵去感受。比如《谁喊疼了我的名字》“谁喊疼了我的名字/谁把我的骨头融进了你的骨头”;再比如《秋天,我在大地原点等你》“从心湖里挖一截莲藕/涵盖纠结和丝丝牵挂”。如果没有刻骨铭心的爱,又哪来丝丝缕缕的牵挂?诗人把自己的伤痛通过诗歌表达了出来,这也是一种自我疗伤的好方法。对事物的阐释,总是小处见大,缩放自如。比如《麦浪》中“一片金黄的麦浪/镰刀与麦穗在阳光下/窃窃么语”“把月亮蒸成白馍”“星星滴成/清晨的露珠”。他用自然间人们最常见最熟悉的日、月、星辰来描写北国丰收在即的场面,再形象不过了。他用一个南方人的细腻写出北方田野的如此空旷和宏大,你不能不说,诗人不但仔细观察他生活的地方,并且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块土地,把自己融入其中,仿佛他生来就是北方的一份子。
 
他的诗歌极好地处理细节描写,将读者带入了全新的感知当中。《不期而遇的江南》中:彼岸花  或满园春色/只是触手可及的距离/冻土却在眼里垒一堵墙/封闭了心事/碎花长裙的褶皱里/缝着一幅深锁多年的愿望/不安地渴望/扯掉 纠结的外套/让热情的目光戳开一扇窗/ 融化心灵深处的冰霜/涌出一曲激情澎湃的歌/化作一江春水/穿越岁月的忧伤/迎接不期而遇的江南
     也或许诗人居住的西北还是冰天雪地,而江南却是春满大地,诗人委婉地接触裙皱里的碎花来描写,让人眼前一亮。江南的春天本身就是诗人珍藏着的一幅图,就像珍藏在爱人碎花长裙的褶皱里,是一幅深锁多年的图,是被一堵冻土垒起来的墙阻隔着,诗人恨不得用热切的目光在这堵墙上凿开一扇窗,让江南的花开香飘进西北,让江南的绿荫落在西北。             好一个轻拈细磨而有闪展腾挪的肖许福。读你的诗歌就有几许小幸福。
发布日期:2017-04-27 13:40